网站访问人数: 19221596

记凉山州委副书记陈忠义(下):脱贫攻坚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www.gcdr.gov.cn (2018-10-26) 来源:四川日报

“接地气”,因为足迹已经踏遍大凉山的山山水水,所思所想都来自于脱贫攻坚的最基层、最前线。陈忠义时常告诫自己和基层干部,只有继续沉下心来、俯下身子,真抓实干、埋头苦干,“才能取得脱贫攻坚战的最终胜利。”

“很实用”,因为谈的都是贫困群众急需解决的困难和问题。未来3年,凉山全州要完成49.1万人的脱贫任务,还要防止返贫,时间紧、任务重,挑战多、难度大。

“脱贫攻坚,没有任何捷径可走。”奔波在“赶考”路上,谈及脱贫攻坚“方法论”,55岁的陈忠义只有这12个字的感叹。

□本报记者罗向明何勤华

勤走

到基层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村里有新的幼教点了,娃娃送进幼教点,学习普通话,我们也可以安心做农活了。”近日,喜德县乐武乡里柯惹村建起了第二个幼教点,阿育曲惹和其他村民们都很高兴。

里柯惹村幼教点的建设,少不了陈忠义的心血。

一次,陈忠义到里柯惹村走访,有村民反映孩子上不了幼儿园。一细问,里柯惹村几个组之间隔着一座大山,山那头的孩子路远没法上幼儿园。在后来的走访中,他发现这还不是个案。为此,凉山州针对这一现象展开深度调研,在有需要、有条件的地方实行“一村二幼”,多点多源。

“不走到最基层,不走到第一线,在办公室是想不到问题,更给不出解决答案的。”这是陈忠义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一次,当步行8个小时抵达雷波县九口乡九口村,听到彝族老乡讲起背着自家的核桃下山卖被人压价,又因为回家路太难走没法背回去只好贱卖时,陈忠义忍不住落泪。

在到一个极度贫困村走访中,陈忠义又发现了新问题:这个村有120户村民,其中贫困户100户将实施易地搬迁,而剩下的20户不属于贫困户,没有政策。“搬!”陈忠义说,要想各种办法让大家一起奔向新生活。

在实施易地扶贫搬迁过程中,陈忠义鼓励各县尽量把贫困群众搬到县城或者教育基础好的平坝地区。“下一代能接受更好的教育,整个家就有了希望。”

善干

抓住关键激发群众内生动力

在陈忠义看来,凉山的脱贫攻坚不仅是一场改变物质生活的大变革,也是一场改变贫困群众落后思想观念的大变革,必须坚持扶贫与扶志扶智相结合。

在走访贫困群众的过程中,陈忠义发现这样一个规律:只要有家庭成员外出务工的,家庭卫生条件就会好得多,思想观念更加开放,自力更生发展生产的精神面貌更足。

劳务输出由此成为凉山州促进群众增收最直接的一项措施,州上出台了很多鼓励政策。

去年12月18日,在东莞打工的布拖县20岁女孩吉布红英,看到家乡来的亲人和领导后,感动得泪流。当时,陈忠义带着凉山州和各县人社部门的负责人,专程到凉山群众外出务工比较集中的广东佛山、东莞、惠州等地,看望老乡们,并和当地政府建立起劳务输出沟通机制,以便更好保护凉山务工群众的权益,让他们安心在外务工。

“走了一圈下来,我们发现好多企业喜欢用凉山彝族群众。”陈忠义说,不过,也暴露出一些问题,比如文化素质有差距,纪律性方面有欠缺等。

为提高贫困群众文化素质和劳动就业技能,在陈忠义的推动下,凉山州创新实施“新型农民素质提升工程”,整合各类培训资金和项目,力争集中4年将12.73万贫困户适龄劳动力轮训一遍,目前已培训5.8万人。

敢为

脱贫路上不落一户不掉一人

“原来居住的地方很冷,地里只能种一些荞麦,更关键是娃娃读书恼火。”2016年,阿西曲拉一家远离故土,从越西县尔赛乡洪洛村自发搬迁到冕宁县沙坝镇幸福村,居住条件改善了,但依然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生活困难。

“自发搬迁”是凉山多年累积下来的一个特殊问题。在过去10多年时间里,有近15万名农民从边远落后的大山深处自发搬迁到自然条件相对较好的安宁河谷地区,由此带来的社会治理问题突出,也曾一定程度成为扶贫“盲区”。

去年,凉山州委州政府专门成立自发搬迁农民管理工作领导小组,推进自发搬迁群众的管理和困难群众精准识别等问题的研究处理,领导小组成员包括27个州级部门负责人,陈忠义任组长。

在陈忠义的推动下,凉山州及时制定出台了《关于规范已自主搬迁农民管理工作的实施意见》,为妥善解决自发搬迁提供了具体方案。并组织开展精准识别,对识别出的5285户、21150人,全部落实“五个一”帮扶,为自发搬迁的贫困群众提供了脱贫保障。

不久前,在迁入地和迁出地共同评议下,阿西曲拉识别为建档立卡贫困户,纳入脱贫攻坚保障体系。

“在脱贫攻坚中,要坚持‘不漏一户,不掉一人’的原则。”陈忠义说,到2020年,凉山州要和全国同步脱贫奔康,问题和困难肯定少不了,但只要想群众所想,做群众所做,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这两年我去的都是最穷最苦的地方。可即便是一贫如洗,老百姓也想留你做客,给你煮土豆。有这么善良、淳朴的群众,如果不努力,我会问心有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