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访问人数: 19226016

www.gcdr.gov.cn (2019-09-25) 来源:泸州市委组织部 万勇

夜深人静,独自坐在电脑前,头顶的节能灯发出白光,明亮但不刺眼。窗外,五彩华灯交相辉映,似乎在向这个伟大国度深情告白。记不清头顶的灯光陪伴了自己多少个夜晚,只记得随着光阴飞逝,它的颜色从昏黄到炽白,汇聚成一片流光溢彩。

童年时,灯是照亮未来的希望。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父母在外工作,随爷爷奶奶在农村老家生活。90年代,家里用的钨丝灯,瓦数不高,泛黄的灯光如同落日的余晖,挣扎着给黑夜些许光明。此外还备有一盏煤油灯,这是应对停电和电压不稳烧坏灯泡后的必需品。那时比较贪玩儿,常常把作业拖到晚上,每次写作业都得离光源近一些,否则看不清课本上的字,因此对家里的每一盏灯都印象深刻。特别是那盏煤油灯,记得有一次停电用它照明写作业,太入神以至忘了挑灯芯,随着灯芯越烧越短,光线越来越暗,我的脑袋也越凑越近,嗞拉一声,一股糊臭弥漫开来,额前的头发被灯火烧掉了一块,第二天上学被得知此事的小伙伴取笑了许久。后来向父亲抱怨:家里怎么老是停电,头发再被烧几次,我就成秃子了。父亲莞尔:所以你要好好用功读书,将来才有可能改变自己的前途命运、改变家庭的生活环境、改变家乡的落后面貌,以后你的孩子就不用担心再被烧头发了。懵懂中,努力学习可以为家乡作贡献的想法在心中生了根。

少年时,灯是驱散黑暗的向往。2000年上初中后,和父母一起住在县城,家里的灯越来越亮,停电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关于灯的记忆,最多的是街上稀少的路灯。从学校到家的路上,一头一尾正好有两条小巷,学校出来的小巷因为学生多,巷子两边开了很多店铺诸如小吃店、文具店等,晚自习后这些店铺的灯光代替了路灯的功能。快到家的小巷就没那么幸运了,200米不到的小巷,每当夜幕降临就会陷入一片黑暗,入口处如同怪兽张开的血盆大口,等着猎物自投罗网,对于那时的自己来说简直就是梦魇。更糟糕的是初二时巷口处发生了一起命案,在小县城里迅速点燃了老百姓的恐惧,也使200米的黑暗小巷显得更加狰狞。彼时,暗暗发誓,有机会要竖起更多的路灯,用灯光把黑暗通通驱散。

大学时,灯是时代变迁的见证。四年大学时光,得以有机会离开家乡,在日新月异的巨变中追逐青春梦想,记忆中的灯,在青涩的校园,也在繁华的街上。还记得在教室里挑灯夜战、奋笔疾书,勇攀学习高峰、畅游知识海洋,凭借着一股不服输的心气儿,只为奔向心中的理想;还记得在寝室里,伴着熄灯号和好友闲话家常、畅想未来,尽管满目夜色,但内心透亮。彼时彼刻,教室里的灯是奋斗的指引,寝室里的灯是友谊的桥梁。还记得校园外的荒地上,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万家灯火宛若繁星;还记得春熙路的步行街,霓虹闪烁,璀璨炫目。彼时彼刻,高楼里的灯是和谐家园的音符,步行街的灯是煌煌盛世的乐章。那时,校园的灯和街上的灯珠璧交辉,传递蓬勃向上的气象。

工作后,灯是履职尽责的担当。毕业那年,幸运地考上了选调生,成为一名基层公务员,头顶的灯火从大城市的斑斓色彩变回办公室的素色白光,照亮着新使命的前路和远方。基层的深夜,一次次调解群众纠纷、一次次接待群众来访、一次次录入基础数据、一次次撰写材料文章……机关的深夜,一次次制定方案、一次次张罗督查、一次次起草文件、一次次布置会场……不知不觉,战斗了八年时光。八年来,不管在基层还是在机关,换了环境、换了岗位,不曾换的是头顶的明灯、肩上的责任、心中的理想。抬头,白炽灯光明依旧。这盏灯,从幼时点亮,指引自己在祖国这艘扬帆远航的巨轮上,做一颗小小的螺丝钉,共同砥砺奋进、一起乘风破浪。